2017年未现票房破亿之作 国产青春片如何“挽回”

  中新网杭州1月2日电 (胡小丽)2017年国产青春片未有一部票房破亿之作。大多数评价不高,票房惨淡,即使是口碑领跑的《闪光少女》,票房也仅6400余万人民币(下同),远低于预期。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泰国青春电影《天才枪手》。该片以紧凑的节奏与悬疑风格在中国内地院线创下2.68亿票房,超20万网友于豆瓣打出8.2分。

  有媒体评价这样一种反差背后是观众对国产青春片的“报复式回应”。

  相关业内人士则表示,近年来,大部分国产青春片属于资本运营的一种手段,并非追求品质化的表现,《闪光少女》的低票房恰恰体现的是市场对这类影片累积多年的消极情绪。

  至于青春片如何“挽回”市场,重获观众理性对待,相关专家指出,首先市场要戒骄戒躁,用长远眼光来培育这一黄金题材;其次,创作者要围绕“成长”主题有更多深层次的探索与诠释,要以现实为落脚点,在呈现形式上追求大胆创新。

图为:电影《闪光少女》剧照。 资料图

  国产青春片票房连年走低大多口碑不及格

  2013年,自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后,青春主题电影开始在中国电影市场“野蛮生长”,其中有不少在票房上收获颇丰。

  如《小时代》系列,总票房近18亿,《栀子花开》、《左耳》等都分别斩获了5.88亿及5亿的票房。另有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》、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等均获得超亿元的票房回报,可谓是当年同主题电影中的佼佼者。

  然而,就记者对2013年至2017年青春主题类电影进行梳理时发现,该类电影整体票房走势趋低,2017年甚至未有一部票房破亿之作。

  与此同时,票房与口碑倒挂现象明显。

  以豆瓣评分为参考,近5年内上映的青春片大多口碑未过6分及格线,最为典型的就是《小时代》系列,平均分低于5分。即便该片遭到了不少业内人士的抨击,但对票房造成的影响甚小。

  而像2016年上映的《七月与安生》,以及今年上映的《闪光少女》,豆瓣评分分别为7.6分与7.4分,记者所采访的多位专家对这两部片子也是赞赏喜爱有加,但最终票房成绩并不耀眼,特别是《闪光少女》未能破亿。

  “《闪光少女》评价很好,但从票房看这个片子的确是吃亏了。”浙江传媒学院教师朱怡遗憾表示。

  同质化严重且品质不佳造成市场反扑

  “分手”“堕胎”“留学”自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后,一度成为后续青春片的标配,怀旧与伤感则是标准的情感基调,这样的电影在一开始着实吸引了不少观众,然而生命力短暂,世博国际,如“昙花一现”。

  “漂亮的衣服、小情小爱、小资情调……这些在城市美学还没有那么发达的时候,会构成一种新鲜性,但这个会迅速被年轻人抛弃。”华东师范大学教授、著名影评人毛尖表示。

  她直言很多国产青春片没有一点青春性,意识形态中产、语法城府,都为打引号的青春片,“几乎全部构成了以前电影学院里对青春片定义的反面。”

  2017年,市场觉察到观众对这类影片出现的审美疲劳,继而又开始打出“不一样的青春片”等标签,试图吸引观众走进影院,但市场反馈并不理想。

  “《致青春》使这种主题电影回到了主流,成为了资本市场的逐利产品,太容易被模式化,IP化来处理。”朱怡认为当前市场上大部分青春片属于资本运营的一种手段,并非追求品质化的表现。

  在她看来,今年《闪光少女》口碑领跑但票房不理想,是因整个市场对青春片泛滥并产生反感后的一种反扑,只是“这种反扑对整个类型来说不怎么公平”,也令既叫好又叫座的作品稀缺。

图为:电影《天才枪手》剧照。 资料图

  立足现实取材拓宽拓深主题表达

  “接地气”是影评人苏七七提议青春片要首先把握的,她以《天才枪手》为例,指出该片从大家熟悉的“抄袭”视角切入,而后引发对公正的探讨,再进一步指向阶层分化,使片子“有现实落脚点”,能激起观众的思考和共鸣。

  朱怡则更关注青春片对“成长”主题的探索。她认为青少年群体在成长过程的需求“和马斯洛理论应该有很多契合点”,但她坦言,国内青春片缺乏对此类深层心理诉求的关照与展现。

  作为创作者,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导演姚婷婷一开始便规避了以往青春片的套路与模式,淡化了爱情线,更多着墨于女主角在现实教育体制下,个人的成长与蜕变,令该片在上映期间收获了不俗的口碑与票房。

  若是放眼海外,类似的佳作叠出。《垫底辣妹》批判了日本教育不善于因材施教弊端;《摔跤吧,爸爸》以小见大,描绘印度女性通过自身努力改变社会地位;《心灵捕手》、《死亡诗社》等影片,皆围绕青少年“成长”主题对社会与人性的各个层面进行了审视。

  2017年,观众将口碑和票房多数给了《天才枪手》,而不是某部国产青春片,这显然值得思考并梳理,但同时也说明了中国电影市场开始“狠狠”奖励优秀的原创故事。

  诚然,对于国产青春片而言,改变往往伴随着阵痛,但也在孕育新的机遇,就如朱怡所言:“这会刺激我们的电影成熟,真正推动电影回归品质时代。”(完)